6月18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进行专题分组会。图为专题分组讨论会会场。本报记者贾宁摄

  制造业是国之重器,是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实体经济,就一定要把制造业搞好。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围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强化工业基础和技术创新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加快建设制造强国。

  6月18日的小组讨论中,如何实现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成为常委和委员们热议的焦点。

  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水平是国家综合实力的集中体现。在施维雄委员看来,当前制造业发展面临动力不足等困难,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与服务业融合发展不够。

  “制造业只有练好‘内功’,不断改革创新,才能确保永立不败之地、永远掌握主动权。”施维雄表示,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是先进制造业练好“内功”和改革创新的主要路径之一。

  “现代服务业是经济增长的新动能之一,它的迅猛发展会对先进制造业增长,尤其对制造业技术进步、产业升级和生产效率提高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王红常委也表示,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是走新兴工业化之路的必然选择。

  不过,王红也认为,目前,我国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还处于低效均衡状态。“制造业对现代服务业的‘拉力’不够,现代服务业对制造业的‘推力’不够,形成了制约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协调发展的‘短板’。”

  “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为改变我国制造业创新能力不强、核心技术短缺、整体发展失衡局面,指明了方向,明确了任务。”施维雄表示,地方政府要担当好协调角色,动员科研机构与企业界联合,进一步推进产业融合发展平台的搭建。“可以考虑在政府的支持指导下,成立区域性的‘产业融合发展委员会’,由地方政府牵头,动员有关的社会科研单位、高校科研机构、企业界联合组建网络平台,建立大数据中心,使企业与科研机构顺利对接。”

  同时,他也表示,要鼓励企业界在资金上积极参与,支持高校、科研机构进行有关方面的研究工作。

  “推进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涉及多层次、多领域,不仅需要科学框架,更需要坚强有力的实施办法。”王红表示,先进制造业不等同于传统制造业,一般意义上的市场营销和售后服务也并非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两者的融合更不是简单的相加。“要转变制造和服务‘两分法’,防止将先进制造业发展和现代服务业发展割裂甚至对立的错误思维和做法,特别是以扭曲其他产业为代价发展第三产业、过早‘去工业化’、搞‘拔苗式助长’等错误做法,要研究三次产业协同发展目标,组织深度的创新。”

  王红还表示,在推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过程中必须要让企业“唱主角”,积极创造有利条件,促进制造服务融合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

  6月18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进行专题分组会。图为专题分组讨论会会场。本报记者贾宁摄

  制造业是国之重器,是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实体经济,就一定要把制造业搞好。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围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强化工业基础和技术创新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澳门皇冠。加快建设制造强国。

  6月18日的小组讨论中,如何实现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成为常委和委员们热议的焦点。

  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水平是国家综合实力的集中体现。在施维雄委员看来,当前制造业发展面临动力不足等困难,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与服务业融合发展不够。

  “制造业只有练好‘内功’,不断改革创新,才能确保永立不败之地、永远掌握主动权。”施维雄表示,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是先进制造业练好“内功”和改革创新的主要路径之一。

  “现代服务业是经济增长的新动能之一,它的迅猛发展会对先进制造业增长,尤其对制造业技术进步、产业升级和生产效率提高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王红常委也表示,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是走新兴工业化之路的必然选择。

  不过,王红也认为,目前,我国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还处于低效均衡状态。“制造业对现代服务业的‘拉力’不够,现代服务业对制造业的‘推力’不够,形成了制约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协调发展的‘短板’。”

  “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为改变我国制造业创新能力不强、核心技术短缺、整体发展失衡局面,指明了方向,明确了任务。”施维雄表示,地方政府要担当好协调角色,动员科研机构与企业界联合,进一步推进产业融合发展平台的搭建。“可以考虑在政府的支持指导下,成立区域性的‘产业融合发展委员会’,由地方政府牵头,动员有关的社会科研单位、高校科研机构、企业界联合组建网络平台,建立大数据中心,使企业与科研机构顺利对接。”

  同时,他也表示,要鼓励企业界在资金上积极参与,支持高校、科研机构进行有关方面的研究工作。

  “推进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涉及多层次、多领域,不仅需要科学框架,更需要坚强有力的实施办法。”王红表示,先进制造业不等同于传统制造业,一般意义上的市场营销和售后服务也并非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两者的融合更不是简单的相加。“要转变制造和服务‘两分法’,防止将先进制造业发展和现代服务业发展割裂甚至对立的错误思维和做法,特别是以扭曲其他产业为代价发展第三产业、过早‘去工业化’、搞‘拔苗式助长’等错误做法,要研究三次产业协同发展目标,组织深度的创新。”

  王红还表示,在推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过程中必须要让企业“唱主角”,积极创造有利条件,促进制造服务融合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